武林英雄-首页

《武林英雄》故事发生在六国合纵抗击强秦的时期。 作为国内首款以武侠为题材的RPG网页游戏,《武林英雄》进 行了诸多创新,熟悉的历史人物,经典的剧情故事,相生相克的职 业系统,独创的奴隶系统,丰富的游戏玩法,畅快。更有武馆系统,踢馆护馆, 砸牌匾,让您犹如品读武侠小说般。在《武林英雄》中,您将作为一名穿越时空,来到 古代战国的小虾米,经过无数的历练,终于成为一代大侠。游走于《武林英雄》中,您不但能见到食客 三千的“战国四公子”,还能见到姜太公、吕不韦、等改变历史的重要人物。在《武林英雄》 中与古代圣贤,谈论时事,品头论足,让您过把大侠瘾。

攻略心得

经验心得

玩家交流

心情故事

客服联系方式

7x24小时客服热线:
400-9933-555
400-6009-300
客服邮箱:gm@game2.cn

《武林英雄》纵横之问醉

2009-09-19

 那个女人没有名字。或者说,她本不该有名字。

  一如夜间的幽魂,她唇角轻勾,轻舞的发丝下一双眸子凝如止水。眉间一点朱砂,似血。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七岁的重阳。

  漫天红莲醉染了天际,火光烈烈,她着一袭红衣艳艳,淡淡笑着,遗世而独立。

  在大火焚毁的废墟间,她扶起我,温柔的好似刚死的母亲。

  她说,你可以叫我师父。

  我在问情谷长大。

  自全家七十多口,连同家财万贯一夕葬于火海那刻起,她就成了我唯一的依靠。

  她说,我本姓叶,行七。于是给我起名叫七叶。

  七叶,江湖人士更喜欢称之为七夜。

  七夜之期,无人幸免。

  我于是成了江湖杀手榜上排名第四的魔头。

  七岁开始,我就按照她的要求,习武,杀人,再习武,再杀人。永无休止的轮回。

  问情谷中遍开着梨花,每逢春至,纷扬如雪。我曾问她那是何人所植,结果被她打断了三根肋骨。

  记忆中的她总是红衣黑发,在零落花雨中,抱一坛烈酒,独酌。

  她说,这种酒,叫问醉。

  我看着她,看着她如水的眸,及眸中困惑的自己,却仿佛看到,本不该属于她的柔情与怅然。

  遇见令狐茵的那年,我正好十七岁。

  三月莺飞,水波潋滟,一艘画舫缓缓踏浪行来。她就站在甲板上,望着扶风的垂柳,如墨的发丝轻掩了容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我忽然有种冲动,想保护她。

  但我不能。我知道此次的目标也在船上。

  富甲天下的令狐家主,也就是她的父亲。

  七夜之期,已至。

  我握紧手中的青龙匕,闭眼。猛地,睁眼的同时,如箭一般射向湖心的画舫!

  杀手只要快、狠、准!否则,就是死!

  微凉的河水溅湿衣摆,对手放大的恐惧仿佛近在眼前!

  我却突然看见令狐茵的泪。

  没有惊异,没有恐惧,只有弥散开的晶莹忧伤。

  我失手了。

  也许,那本是幻觉。杀手的幻觉,本是死。

  但我没有死。

  我被五花大绑,送进了令狐府大牢。

  审问无果,我被关在狱中,忍受湿透的衣服和发霉的饭菜。

  以及不知何时到来的恐惧。

  透过牢房暗窗,依稀能感受到黄莺恰恰剃,桃花笑春风。

  我突然想到了问情谷。

  晚间,牢头说有人来看我。

  抬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令狐茵略有些苍白的脸。

  纵是如此,也一样清丽如同谪仙。

  她放下食盒,直直盯着我,缓缓开口说,谢谢你放过爹爹。

  我突然连苦笑的力气都没有。

  你为何要杀我爹爹?她又问。

  不知道,我说。

  那,是谁派你来的?

  我冷笑,不答。

  双手紧握几乎掐出血来,就在刚才的一瞬间,我差点为她放弃一切。

  但我没有。

  轻叹一声,她走出了牢门。

  如此,日复一日,她总会来看我,带些暖衣热食。

  我总会看着她流彩的眸子冷笑,心底涩涩,却参杂着一丝莫名的喜悦。

  直到半个月后,她忽然放了我。

  她说,我不怪你,你也是身不由己。

  她将骏马牵给我时,我真真切切地发现她哭了。

  泪雨连珠,洒在干裂尘沙上。

  我说,我想带你走。

  我终是逃了,独自一人。

  策马狂奔,清冷的月色下,伊人似乎已然独立了很久。

  问情谷,依旧梨花如雪纷纭,依旧是美得不似人间,却独不见那一抹红霞。

  寻遍深谷内外,找不见任何蛛丝马迹。

  我的师父,突然人间蒸发了。

  半月后,牵着骏马,我离开问情谷,到了临淄。

  原以为师父是因为我的失手,不肯见我。

  任意寻了间客栈,我安置了下来。

 」是那么爱哭呵。

  我追了出去,御风踏月,似要将一切抛至脑后。

  令狐茵很安静。自从被我接回客栈,她只字未发。

  我却觉得她温柔了许多,似乎与狱中见到的令狐大小姐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当晚,她告诉我,她瞒着父母出来,只为看看上元的花灯。

  我笑,眸中满是宠溺。

  她是来找我的,我知道。

  我最后决定将令狐茵带回问情谷。

  纵师父不愿,我也要将她留下。

  出城的那天,正是阴雨霏霏。她回望了一眼淡青色烟云笼罩中的宏伟城墙,告诉我,其实她更爱云外青山。

  我懂。

  回谷的路上,我们遇到了埋伏。

 ¤迷前,一晃而过的绝美容颜,令狐茵。

  这次醒来,已近黄昏。

  残照当楼,淡橘色烟光自窗棱投下,为华室镀上一层凄迷。

  我看到了师父。失踪多日的师父。

  她站在桌边调药,黑发如墨,红衣似血,眉间一点朱砂盈盈。

  我想唤她,却发不出声。

  她抬眼望来,一笑,天地都失了色。

  入夜,华灯初上。楼外沸腾不止,红颜霓裳,流光幻彩。

  不觉,已是上元灯节。

  灯花犹在,伊人杳然。

  曾不止一次地问师父,可见过令狐茵。师父只淡淡道,救我之时,未见任何活人。

  心痛欲裂。

  这一切都太过匪夷所思,我望着天花板,试图找出点头绪。

  刺杀失手,被纵,埋伏,那句“少爷”,异香,幽暗的洞穴,以及……令狐茵。

  令狐茵!

  绝望地,我缓缓合上了眼。

  三更时分,有人翻窗而入。

  我睁眼,直直看向那张脱俗的容颜,那双空濛的眸子。

  你早知我会回来?令狐茵问。

  震惊过后,她的决绝令我心惊。

  你知道我的目的?她又问。

  青山……多、妩、媚。一字一顿,我却开口道。(注1)

  “啪”一声,她的泪滑落,摔碎,成泥。

  他们要找你师父报仇!她吼道。

  我知道。我说。

  他们是叶家人。

  我知道。

  你也是!

  ……我知道。这次,我没再看她的眼睛。

  你师父是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的飞花修罗,她杀了你全家!令狐茵哭喊,嘶声力竭。

  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寂静,如死。

  那你呢?隔了许久,我轻声问,路人一样冷淡疏离。

  你是令狐家的人,我低喃,你想要什么?

  不等她回答,我径自道,师父的秘籍?还是……她的人头?

  扯了扯嘴角,我凝视她,目光中尽是嘲讽。

  她终于哭倒在地。

  你先诱我被捕,再好心纵我,风尘仆仆跟来只为让我带你到问情谷,不是么?我问她,却更像是在问自己。

  我杀的本是叶家人,绑走我的却是令狐家人……叶家人本不会伤我。那株迷香,暴露了你。我直言。

  一如风中零落的残叶,她伏在床边,几欲晕厥。

  伸出手,温柔地抬起她的下颌,我看着她凄恻的容颜,及双眸中冷漠的自己,说,我差点,爱上你。

  她猛然起身,甩开我的手,破门而出。

  师父一直站在门外,无声无息。

  窗外,晓色渐开。

  第二日,客栈被令狐家的人包围。

  令狐茵率众人走在最前,锦衣戎装,高贵而优雅。

  她说,取我人头者,封千户,赏黄金万两。

  我笑了笑,拉起面无表情的师父,全速冲出!

  还是晚了一步。

  漫天箭雨倾覆而下,我只得一一格开。

  却早已拖慢了脚步。

 ∝过头,是师父手持利刃,鲜血正顺着匕锋滴落。

  她静静凝视着我,时间恍若静止。

  眉间朱砂泣血,眸色清冷无波。

  师父!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问情谷的梨花,纷纭无暇。

  是谁,绝代风华,蓦然回首间,一笑,天地失色。

  三日后,我被路过的樵夫救醒。

  听人说,当晚绳池一战,几无生还。

  又说,令狐家府邸在忽遭火焚,一夜之间,殚尽。

  推开医官的窗,只见天际澄明,云淡风轻。

  我终是回到了问情谷,和往常一样,走到最近的一棵树下,挖出一坛问醉,独酌。

  究竟,我的灭门仇人是谁,师父身在何方,已然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还活着。

  天地苍茫,徒留孤影孑然。

  酒味甘醇,挟着辛辣入喉。恍然间,流光飞逝。

  后来,我将问情谷妖娆的梨花付之一炬。

  红莲彻天,像极了我初见她时的那晚。

  令狐茵曾来找过我,玉带白裳,容颜清丽而绝美。

  她说,我恨你。

  我知道。

  我又醉倒在了问情谷。

  梨花不在,师父不在,问醉还在。

  酹一川皓月金樽,歌一曲浮生未歇。

  谁把韶光偷换,留君醉。

上一篇:游戏里的仁义道德
下一篇:项少龙最爱的女人

进入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