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英雄-首页

《武林英雄》故事发生在六国合纵抗击强秦的时期。 作为国内首款以武侠为题材的RPG网页游戏,《武林英雄》进 行了诸多创新,熟悉的历史人物,经典的剧情故事,相生相克的职 业系统,独创的奴隶系统,丰富的游戏玩法,畅快。更有武馆系统,踢馆护馆, 砸牌匾,让您犹如品读武侠小说般。在《武林英雄》中,您将作为一名穿越时空,来到 古代战国的小虾米,经过无数的历练,终于成为一代大侠。游走于《武林英雄》中,您不但能见到食客 三千的“战国四公子”,还能见到姜太公、吕不韦、等改变历史的重要人物。在《武林英雄》 中与古代圣贤,谈论时事,品头论足,让您过把大侠瘾。

攻略心得

经验心得

玩家交流

心情故事

客服联系方式

7x24小时客服热线:
400-9933-555
400-6009-300
客服邮箱:gm@game2.cn

《武林英雄》狼吻

2009-09-22

 第一章

  意外的落入这个世间,没有任何的准备也没有任何的想法。似乎冥冥中有什么力量牵引着我要去那里,要去寻找什么。

  没有任何的朋友,没有任何的战友,独自一人,如同孤单的一匹狼,最原始的狼,寂寞的孤单。“小子,要不要买东西?这里的价钱最公道,最实惠。”一个男子带着张扬的笑容向我走来。“不需要”简单的回绝了他,枪在我的手上隐隐的作响,我知道那想要战斗的力量又一次的开始复苏了。

  “你很孤单,我们一起吧。”那个男子丢掉了手里的装备,靠向我。“我知道楚国附近有个‘满花楼’去不去?”斜着看来那个男的一眼,不语,向前走去。女人,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特别的了,都是一样的。“我说,朋友,去喝一杯吧。”那个人不死心的又凑上来“要切磋?”冷冰冰的声音从我嗓子里发出。“兄弟,在这里太冷漠只会给自己招来烦恼。”那个人突然的变换了口气说道。“这个世间,就是强者生的世间,像你这样的初来乍道,只有被欺负的份。”那个人晃了晃手里的兵器“我叫胯下有杀气。记住了。”那个男子又恢复了不正经的样子,笑嘻嘻的走开了。

  看着他丢过来的装备,半秒之后选择了穿戴起来。我需要朋友吗?不过,或许有一个也会不错吧。将枪放在肩膀上,再一次的离开了。碰巧的路过了那楚国的“满花楼”。里面歌舞升天,只是我没有空去欣赏。“佑赫,朋友你果然还是来了。进去进去吧。”背后一股力量不由分说的就把我扯了进去。

  眼前的所有,都没有一点点的性质,拿起枪准备走人的时候,胯下有杀气按住了我。“我走了。”言语里透露出无限的苍凉。“走?”胯下有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来。“这个世间,太纷乱了。还是去浪迹天涯的好。”胯下有杀气摇着酒杯,笑着说道。

  没有话语,只是认识了一天罢了,不熟悉因此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不想要被俘虏,只能变强啊”一种很莫名的悲哀声从胯下有杀气的嘴里吐出。我知道,他说的是竞技场。看着身边躺着的枪,满目的沧桑,已经不知道经过的多少的洗礼了。“还不知道朋友你的名字啊。来!干!”胯下有杀气一干而尽。 “天狼,风火天狼”举起酒杯,也一口喝尽。“天狼,就此告别,如果我们能够再次遇见,说明命大。哈哈。”胯下有杀气豪笑的离开了‘满花楼’。将铜币放在桌子上,也尾随了出去。

  风,如刀锋般凌厉的刮着,地上的黄沙吹蒙了我的视线,满目的皆是匆匆而过的武士,剑,枪还有那握在手里的匕首。有些人的气息强大,有些则是脆弱的不堪一击。按照时间,来到了竞技场,人烟稀少。武士的比武,没有人会关注,可悲的可怕,现实的苍凉。“请指教”微微的点个头,枪已经开始沸腾了。对手,不堪一击。挥舞着那散发着霸气的枪,不让对手有丝毫的空隙攻进我的防卫,同时掩护着我的进攻。看着对手焦急的神情,张狂的笑在脸上显露。

  输?我不能输也不会输,一个瞬间,我的枪硬生生的刺进了对手的胸口。血,飞溅,美的让人屏息。“朋友,果然厉害,不亏是大哥推荐的人”刚下了竞技场,就有人走了过来。“大哥?”“胯下有杀气”“鄙人是诸葛小亮。”了解的点点头,继续擦拭着我的枪,然后走人。“喂!真冷漠!”诸葛小亮无奈的叹口气。“我想邀请你加入我的战队”

  摇摇手,示意不需要。我习惯一个人... ...

  第二章

  次日清晨,寿春城外青峦峰,人迹罕至。

  目光茫然的望向寿春城的方向...显的是那么的孤独."或许想要在这个陌生而熟悉的时空活下去,只有靠你了"天狼自言自语的一边说到一边摸着枪柄."噗哧!呵呵.你懂枪吗?"只听银玲般的声音却不见人影,天狼环顾四周却无踪影.

  "出来"握着手里的银枪."呵呵,我问你懂枪吗?"一手提金枪的女人迈着轻盈的步伐出现在天狼视线里."女人?"天狼冷漠的言道..."是不是很奇怪女人用枪?你可以叫我十九姑娘..你还没回答我呢?"天狼注视着自称十九的女人手中的金枪,战意无意间泄露了出来,看了看手里的银枪许久,"试...""有虚实,有奇正;其进锐,其退速;其势险,其节短;不动如山,动如雷震"19略微思索后轻声言道."或许我可以在这个你口中所谓的陌生而熟悉的地方帮你不至于丧命"

  刹那间丈二红缨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使19的气势由轻盈柔韵的女子突然犹如天神."好强"天狼此刻的心情很惊讶!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他选择了“应战 ”。突然19人枪合一一招燎原百击狂泻而出,刹那间向前推移了进二十丈距离.天狼须发皆张,沃马横枪接下一招,向后急退才得以卸除所受枪劲,

  "我输了!""哈哈,19姐,真精彩啊!你的枪法越来越厉害了."天狼见裤裆有杀气与诸葛小亮从石岩后走出."杀气?"眼见天狼眉头紧皱.裤裆有杀气就感觉不妙,心想这小子生气了."天狼兄,别误会.今日和19谈及枪法,我便与她随口提及你,所以... ..."裤裆有杀气双手一摊,双肩一耸,眼光看向19."嬉嬉.别那么冷冰冰的,我喜欢枪,因此有这一举.请见谅!"19满脸笑意解释到... ...

  19对枪法的追求,使她一直与天狼切磋到了正午... ...尽管天狼总是接不下几招,可19总是乐此不疲."分明就是喜欢欺负人嘛!!"诸葛小亮一脸郁闷暗自埋怨到19的任性... ...

  天狼肃立在涯边,昂头望向青天言道"我走了"说着便提枪消失在三人眼中."诶.. .."19似乎意犹未尽还想说些什么.可惜天狼人以没了踪影... ..."这么有这么怪的人"诸葛小亮对天狼的冷漠很是反感."他就是这样,似乎心里藏了些什么,总是那么的冷漠,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人,对吧19姐姐" 裤裆有杀气露出令人不解的笑容."恩,很有意思,我很想知道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19望着天狼离去的方向似有所思"我们也回去吧,今天还有几成以提供我想要的东西,声望,职位,金钱"说到一半眼光落在了一边的枪上"还有武技""这酒真是好东西..拔着天狼的肩膀,望着杀气指的方向看去一个姑娘正和一个男子在竞技场上打的难解难分...

  "什么人让你这么激动?"天狼疑惑不解的问到..

  "你..."杀气像看怪物一般不敢相信的看着天狼,露出令人费解的表情..

  "我怎么了,"天狼更为疑惑"那女的很厉害?不见得啊"

  "唉,真不晓的你是不是山里野人来的...那个女的可是我们楚国的公主般的人物了.叫烟染倾云,"杀气无可奈何的说道"别看她不是很厉害,但是可是很多高手关照的小丫头,就算败了,对方也不敢过于放肆."

  "高手吗?"天狼轻声嘟喃着,是多么的期待尽快提高自己的修为.

  "哟,这不是杀气嘛..怎么还不怕死啊.不怕杀气成死气啊"一位穿戴华丽的青年面带微笑的朝天狼他们走来..

  杀气眼中寒光一闪即逝,随即被复杂的表情所取代,但还是被天狼尽收眼底,"看来不是什么善主"暗自想到...

  "这是你家开的?你能来我就不能来?"杀气恨恨的说到

  "呵呵,上次吃的苦还不够?是不是还想试试,今天正好还没上场,就拿你来开场"青年蔑视的嘲笑道...

  "你别欺人太甚,难道还怕你不成...有种放马过来"杀气在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暴喝到...一边说一边走向竞技台上.却被天狼挡住,"让我来吧,你只是陪我来的."天狼在对话与两人的神情当中看出点什么...目光直视华丽的青年"让我看看你有什么狂傲的本钱."

  青年轻蔑的笑道"我从不拒绝他人想死的要求,我会让你败在我的手上成为我的奴隶,慢慢的折磨你,让你知道强出头的下场"说完身影一闪无声无息的落下场上.手上以出现一把赤红色的剑,显的格外的妖异.

  "天狼小心那把剑,那把剑不是一般的血剑."杀气担心的提醒道...内心也格外的感激这位刚结识如同怪物的兄弟...

  "放心,谢谢"简单的几个字后直往场中间走去,直留下杀气在原地满怀筹措的看着双方.

  "在下飞云,阁下请"华丽的青年突然的转变让天狼为之一楞,顺着飞云的愤恨眼神看到原来方才在比武场上的那位姑娘正在台下悠闲的与杀气在攀谈着一边不时的望着台上.这才恍然大悟...心呼"原来如此"

  "请赐教"天狼喝道..飞云似乎心中怒火中烧毫不留手的向天狼刺来,一招行云流水直指要害.天狼只攻不守劈头盖脸的抡起丈八银枪朝飞云天灵盖打去, 飞云知道此招非同小可,不可以硬碰硬接下,急忙退后几步,一个急转使出剑气纵横,剑气直指天狼胸口.天狼见飞云身法了得,既然躲开他的攻势同时能同时出招,且剑气如此凌厉,回枪护防以晚,便纵身一跃,躲开剑气...

  "天狼小心啊!"杀气见天狼一招处与下风便不禁的出声提醒..."杀气别担心咯,他不会输咯"身旁的倾云虽一脸可爱像..若是平时这杀气早转骚气,可如今却毫无心思去嬉戏."可是..."眼光还是直盯着场上略感焦急.."卡卡!!我不懂枪,但是我哥哥朋友很多是用枪高手,我看你朋友的枪法招式平淡无奇但总有一种感觉和我看哥哥朋友们耍的时候一样..放心咯他不会输的,我还指望他帮我教训那个浮夸的淫贼.."倾云一副自信的样子说完变陪同杀气静静的看着比试,

  飞云乘天狼落地略带迟疑之际,剑走直锋直取天龙咽喉,天狼恢复镇定单手执枪一招长空一击,与飞云血剑相对状态..飞云后退2步舒缓气劲,强压胸口郁结之气,恨恨说到"我看你这么躲"说完凌空一跃,喝道"剑气方圆".天狼感觉突然四周剑气逼人封了自己所有退路,随即将枪头甩与身后单手握紧枪柄.怒喝"横扫千军,枪战八方"气浪激起的尘土漫天飞扬,破去了飞云的剑气...随后一招凝枪指月..将飞云用枪柄打出场外.

  "天狼,想不到你还留有一手,我都没见你使过..."杀气欣喜若狂的朝天狼胸口挥了一拳...天狼隐藏的这几招让杀气着实吃惊不小..

  "别高兴太早..你们等着瞧.他日定十倍奉还."飞云由手下奴隶扶起身来,看似受伤不轻,,却还不忘撂下狠话.

  "废物"天狼看都不想看的转身就走,,, ,,,

  第四章

  "累死我了,还是输了几场,好在手上还有几个奴隶赔给人家,要不我就苦咯..."裤裆有杀气一身疲倦却很侥幸的说到...

  "我就打了几场没输,今天剩余的场数不打了,累死了.休息下难得碰上面,杀气你说下午带我去哪玩玩啊,最近一直跟着小雪姐姐学鬼隐刺杀之术,累死了.."倾云期待的说到..

  "刺杀?和你不同路啊,云.我记的你是控制系的啊"杀气面露疑问的表情问到.

  "嬉嬉,小雪姐姐说虽不同系但也同宗,希望我从中学到什么,能融入在自己所学提高自己."倾云一副自豪的表情让杀气好不羡慕...

  "天狼,你怎么都不说话...很闷的"倾云眨了眨眼..发现天狼注视着自己的匕首走神很是不满."你很没礼貌,哪有你这样的,本公主在问你话呢.."

  "说什么,"天狼看了倾云一眼,暗自说道"和你又不熟,"

  杀气笑着说到"云云,你也会碰钉子了吧.别生气,他这个人是怪物.不熟的人他都这德行.我也是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他一句话不超5个字。气都气死人"说完一副看戏般的站着看倾云吃憋...

  "杀气,我想去屯留.这几天不会回来了."天狼赶紧转移话题...

  倾云气嘟嘟的撅着嘴暗自想到"哼!!死天狼臭天狼,那么臭屁,看我以后怎么整你嬉嬉"随即好奇的问道:"你想去哪玩啊..带上我啊,我也去.要不在被小雪姐姐逮到了又要训练我..好辛苦的.我要出去闯闯玩几天轻松下.嘿嘿..."

  杀气心里却担心的想到"天狼得罪了飞云此时要是出城若要被飞云的人知道,那在城外的话会很危险.如果飞云师傅知道的话那... .."随即劝到"是啊,才回城,就多住一些日子咯.我好介绍些朋友认识认识."

  虽然杀气隐藏的很好,但神情却被天狼发现便说到"你担心飞云会找人在城外加害我?"

  "可是...他师傅是个极其护短的人,而且武功非常高,如果..."杀气急忙劝解到..

  没等杀气说完,天狼边打断他的话说到"你担心的事不会出现,放心吧."说完便看着低头似乎在计划思索着什么的倾云,突然浑身一颤鸡皮疙瘩都起了,脑子一闪"绝对有问题,三十六计走为上"便朝杀气说到"走了,回来后我在去找你."

  "那好吧,你小心点.我最近也会在小亮战队那,回来后直接去那吧"杀气见天狼心意以绝便不在劝解...

  "走了,倾云.杀气."说完便逃命一样的离开竞技场...这一举动让杀气顿感疑惑心想"这小子不会是欠人钱了吧,跑那么快..."

  "云云,我们一起去交易时常逛逛吧...看看换些什么兵器.诶.."说完转身寻问倾云却发现.."夷~人呢...刚才还在这会怎么不见了."杀气似乎有些什么灵光一闪即逝.总觉的有什么不好的事会发生..随即摇了摇头自言"正好..嘿嘿这2天还没去看老相好呢..这下清闲了..麻烦跑了..."

  一路上天狼总感觉有什么不妥于是变加快脚程往屯留方向赶去

  "臭屁天狼赶着投胎赶的这么快...哼~"倾云从灌木林中走出来的时候一脸气呼呼的样子...看来倾云被天狼冷冰冰的样子气的不轻,这也难怪本来她就是受人围绕的人,突然有人如此让倾云有被无视的感觉.

  "小丫头跟着我做什么..?

  "啊~"倾云被这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吓的不轻,知道自己被发现了,转身直着腰板道"谁跟着你了,臭屁.路又不是你的..哼"

  原来天狼才觉的有人跟着便悄悄的折返出现在倾云身后."刚认识我就跟踪我不怕我对你图谋?"说完眼睛故意往倾云娇小的身躯从上到下扫了几眼...

  "喂,你眼睛往哪看呐.."倾云见他眼睛在自己身上看来看去顿时觉的耳根一红."看你就是一头色狼,有你这么看人的吗."

  "那就别跟着我."天狼心想这会可以甩掉这个鬼灵精了。..

  "谁叫你不带我一起去玩...我也要出去闯闯.在说了杀气认识的全都..一般.都不错..."想到刚才天狼的眼神使的倾云都不那么的肯定杀气的朋友是不是都是好人...

  "想一起去也行,路上都得听我的.不然自己去."看天色不早,没工夫在这耍嘴皮,无可奈何的只好应允她一起上路..."走吧,时候不早了。天黑前要赶到楚韩官道的驿站过夜.不然就得露宿山林了."天狼阻止了倾云继续说话的机会..动身走出灌木...

  "小心..."倾云忽然急喊道.

  天狼急忙向旁边闪避,刚才站的地方以被剑气轰出个坑...

  "小子,就是你打伤我徒弟还出言侮辱他,是吗?"一个身披血红披风的老头面带杀气的出现在二人面前...

  "..血妖.是你徒弟学艺不精输了怪谁."倾云见他出手偷袭就一肚子气就出言讥讽..随后望着天狼不禁替他担心.暗想"这下该怎么办,这老怪物怎么会出现"

  "哼!小丫头,别以为有闻雪清音与无双他们替你撑腰我就不敢教训你..."血妖盯着倾云杀气一闪即逝,确实不敢怎么样,对闻雪清音与无双他们还是有所顾忌..

  "你想怎么样?"天狼暗聚内息,沉声问到.

  "老夫就这么一个徒弟,被你打伤,还出言出辱,你说我想怎么样,"血杀嘴角露出一丝阴森的笑意,"不教训教训你我以后还有何颜面..."

  "你欺负后辈你还有脸了"倾云在一旁面带苍白的说到

  "闭嘴,没你的事,你该去哪就去哪"天狼自知逃不了,知道这老怪物顾忌倾云身后的人,但也不愿刚认识的小丫头因他而过分得罪这老怪物而殃及池鱼便假意怒喝到..希望这小丫头能负气而去..

  "你..我好心帮你,你..你还骂我..你要我走我偏不走."倾云被突如其来的呵斥顿觉委屈...使的天狼心里暗想这丫头怎么这么笨啊..

  "小子你的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放心我不会对她怎么样,先顾着你自己吧"

  说完手中剑身一颤一道剑气便直袭而来,天狼树枪而立硬接下剑气,随即后退几步,虎口被震的裂开."嘿嘿,不知死活,凭你也想挡下我的剑气"血妖似乎对自己的一招所造成的结果很是满意自豪的嘲笑到..天狼见血妖分神之际变一跃而起,人枪合一顿时如怒海蛟龙般杀了过去..."哼!"血妖眼见便剑指长空劈出三道剑气朝天狼周身三处要害点去..天狼见剑气逼近.面色一变,身体一斜转身落地躲过剑气,随即脚尖一点,再次以追星逐月般的急掠而前,手中长枪顿时化为如同实质般的枪风压了过去..谁知眼前血妖如同空气般突然消失..只觉右臂一疼,天狼心知自己受伤,脸色一变暗惊道"如此的速度这样的身法根本不是自己能应付的了,"眼下只好力拼,,随即退到倾云身旁低声到"你不走,我一会怎么逃,?快走"随即倾云犹豫了了一下就转身朝寿春城急弛而去.

  天狼见倾云以走,便以气血为媒使自己爆发出更强的战力,单手一扬边与枪身合一如龙行一般朝血妖杀去."不知死活,那老夫就送你一程"当下手中剑就与枪身相碰,两把兵器相撞,发出震而的响声,天狼被反震后退了几步,压制不住胸口的气血翻腾而吐了血,而血妖的剑式却势如破竹依旧去势不减射向天狼..

  只听一声掺叫,凌厉的剑气已击中了天狼...

  天狼搀扶着枪身站了起来,目视血妖"今日所受,他日一定十倍奉还."

  "你以为我会给自己留下后患?要教训你在城里既可,何用跟你到此"血妖嘴角那令人厌恶的阴森笑意又浮现出来,突然杀气笼罩着全身,缓缓的走向天狼,打算给与最后的一击..

  "没那么容易"天狼自知难逃便打算殊死一博,混身散发出强烈的战意,强烈的战意与浓厚的杀气弥漫着空气中,手中长枪拖地.喷了口精血,突然长枪微微颤抖,爆发出非同一般的战意,天狼双手握枪,以枪破山河之威朝血妖杀去。..

  "不简单啊,小子...可惜了,不除掉你我心难安.受死吧"说完血妖身影一闪,便出现在天狼眼前,随即剑势便以独劈华山之能砍去,"铛铛~~"两样器再次相碰,"轰隆~"爆发出震天的响声,而天狼的身躯像断了线的风筝撞向身后的大树...再次吐了口血,扶着枪却无力在战...

  "血老妖,你永远改不了欺负后辈的德行,呵呵"

  天狼朝发出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倾云又折返而回,却跟在一个浑身雪白的女人后面...

  "闻雪清音,这事与你无关,别多管闲事"血妖恨恨的说到...

  "她是我小妹的朋友,我管定了.是不是也想和我打?"闻雪清音说完双手一晃,随即一把冰冷刺骨的匕首便出现在手上..

  血妖此时双眼急转,心思不是闻雪清音的对手,便萌生退意望向天狼咬牙切齿说道"小子算你命大,下次没这么走运了."说完身影一闪便消失在树林里..

  "你没事吧,我带你回城疗伤."倾云扶着天狼轻声道...

  "谢谢你救了我"天狼看着闻雪清音示意道..想走..却被倾云搀着...

  "你还受伤着你想去哪.回去疗伤吧,伤好了在去..."倾云急切的说道

  "不用你管"天狼沉声应道.甩开倾云的手随即扶着枪便蹒跚的离开..

  烟然倾云看着天狼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树林里...不知心里想些什么..

  "走吧,雪姐姐"看着天狼消失的身影便和闻雪清音一同回寿春....

  第五章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日,天狼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看着身上的剑伤心想到"血妖,早晚我会还给你"随后觉的几日未进食顿感无力便起身出了山洞猎了只野猪正生火烤的正香...

  "好几天了,终于可以好好的吃顿..怎么说也是野味..."天狼满意的撕下块肉... ...

  "好香啊..夷~小伙子这是你烤的啊.恩 不错.不错真香..."随即一野人打扮的中年人走进山洞,眼光盯着火架上的猪肉..饿死鬼般的动手撕了一大块腿肉便啃了起来...

  "随便..我也吃不完"天狼见眼前的中年人一副饥饿像以为是个可怜人便不在说什么

  不消一会,一只猪便以剩下三分之一..看的天狼眼如铜铃,一副遭受惊吓难以平复."喂,这...这..你多久没吃过饭了啊..这也太.."天狼不可思议的说到...

  "在山上几十年了,虽常以山中野兽为食,但从为有小兄弟你这么般手艺..真香啊"说完满足的摸摸肚皮微笑着...突然发现洞壁边的枪,在看了看天狼略有所思后言道"老头子我今天60大寿托小兄弟的福也让我吃的很开心,"

  "啊...你...前辈你说你今天六..六十大寿??"中年人话语未尽就被天狼打断...而天狼脸上讶色越发的浓..仿佛见鬼一样盯着那人

  "哈哈,"中年人看天狼似乎十分有趣大笑道"小兄弟,看你伤口未完全愈合,兵器也有破损之处,是否在此前与人打斗过,"中年人问到...

  天狼便将发生之事与中年人攀谈起来...

  "哦...呵呵"中年人高深莫测的看着天狼,随后走道一边拿起枪说到"随我出去"

  "小兄弟叫什么"中年人站里洞口问到

  "天狼,风火天狼"天狼不知中年人意欲何为,见其又无恶意边回答到.

  "恩..不错"随便走向空旷处又说道"小子,看清楚了,我只打一遍,学到多少就看你的悟性了."

  天狼见中年人称呼都改了突发显的严肃.....突然觉的中年人此时周身散发出令人感到压抑的气息.甚至觉的使自己呼吸都变的不畅,.顿时感觉中年人的枪发刚猛霸道,却又收放自如,毫无滞缓一气呵成,招式并无寻常枪法那般花俏却让毫无破绽之处..天狼便聚气凝神的看着..丝毫不敢分神...

  "哎哟,累死我这老骨头了,好久没这么动过了,小子悟到多少只能看你自己了."中年人随手把枪掷向天狼...

  天狼纵身而起,接这长枪当既舞起,......

  "恩,不错..不错.哈哈哈"中年人看着天狼舞完枪法变大笑的赞到...随后便一脸夫子教学似的模样说到"枪法主要就是:扎、刺、挞、抨、缠、圈、拦、拿、扑、点、拨、舞花等..不可执着与花俏的招式.要做到以弓马之矫健而能运铁枪而收放自如"说着便顿下看了看天狼便继续问道"你在我枪法之中看到什么."

  天狼低头闭目沉思,回响刚才的感觉.言道"境界.感受到境界.以弓马之矫健而能运铁枪而收放自如意喻刚柔并济,阴阳相融才可无往不利..是对道的境界的感悟.而不是过分着重与武技的修为."

  "好,很好..哈哈.小子.我走了.以后的路就看你自己的了.你烤的肉真香剩下的我带走了.."见天狼欲要挽留..边挥手示意不用言到"缘分未尽定有再见之日"说完便转身朝深山走去.."小子.见你善有心结困扰,在送你一句,放下合时."说完身影便消失与树林之中....

  "为什么,他给我的感觉如此熟悉。" 天狼急忙喊到"前面,不知怎么称呼啊"

  "地缺"

  天狼只闻其身而不见其人...边重复到"地缺"边看着手中的枪.伤痕累累的银枪似乎承受不住刚才枪法的气劲而欲要断裂一般...

  "唉.不知道过了几天了.真的是山中无时日啊.是该回去了."天狼自言自语到...

  随后便收拾了一下往回寿春城的方向行去...

上一篇:送给武林所有的英雄
下一篇:游戏里的仁义道德

进入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