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英雄-首页

《武林英雄》故事发生在六国合纵抗击强秦的时期。 作为国内首款以武侠为题材的RPG网页游戏,《武林英雄》进 行了诸多创新,熟悉的历史人物,经典的剧情故事,相生相克的职 业系统,独创的奴隶系统,丰富的游戏玩法,畅快。更有武馆系统,踢馆护馆, 砸牌匾,让您犹如品读武侠小说般。在《武林英雄》中,您将作为一名穿越时空,来到 古代战国的小虾米,经过无数的历练,终于成为一代大侠。游走于《武林英雄》中,您不但能见到食客 三千的“战国四公子”,还能见到姜太公、吕不韦、等改变历史的重要人物。在《武林英雄》 中与古代圣贤,谈论时事,品头论足,让您过把大侠瘾。

攻略心得

经验心得

玩家交流

心情故事

客服联系方式

7x24小时客服热线:
400-9933-555
400-6009-300
客服邮箱:gm@game2.cn

铁匠铺的秘密

2009-12-18

在铸造屋的日子里有感而发(挂帆破浪作)

晴空万里,风轻轻的吹拂着湖边的杨柳,杨柳树旁的一条小路

上疏疏散散的走着几个路人。


    这是一个不知名的城池。


    突然2道并行的身影急速的在水上点着。
    “哇,好厉害的轻功啊~!”
    “快看帅哥~~”
     ......一群在湖岸旁踏青的少女眼睛里闪着星星。
    
    “哥,刚好好的在路上走着,干嘛从湖上过去啊?”2人中一个穿青色衣服的少年向一个蓝衣的少年问着。


    “恩,赶时间啊,估计今天就好了,别让那老头子又给搞砸了。”蓝衣少年回答道。


    “还是那把剑啊?都让欧冶子那个老头子锻造的不成样子了。”青衣少年愤愤的说道。


    “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说让搜集材料给他,他才能锻造成神兵,不过这来来回回都给了好多了,没看到吗?咱们家房子都给卖了,只是为了这件神兵!”


     蓝衣少年心里清楚,一旦神兵出世,一切将不再是梦想。为了这个目标,他已奋斗了多年。

     几个月前,他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声音:“此去向东八百余里,有一断崖,是为鬼谷,每当深夜月圆之时,紫气隐于神兵之中。”

     天亮后,他二话不说,怀着激动地心情到了梦中所梦之地,只见树藤蔓绕,崎岖难行,隐隐有兽吼声,于是在此搭帐,风餐露宿,终于熬到了这一天,只见山谷下云雾缭绕,隐隐有紫光闪现,再不犹豫...
    (打斗声,野兽吼声不绝于耳...)
    “终于拿到了,只是...”一位衣衫褴褛的少年手里拿着一把长剑,但长剑中间有一条黑线,“这是神兵上所刻之纹吗?”少年用手轻轻敲了一下,“叮~~”少年身上打了个冷颤,看着手里的半截短剑,地上还有一段剑尖,仿佛不能相信,呆呆的立住。


    嘭~少年晕倒在地...


    做梦中:
    “咳咳~年轻人,怎么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倒霉,又是这个梦,已经被骗了,难道还不放过我吗?”少年无力的想着,然后抬起头来,入眼的是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红衣少女。女孩很美,少年就这样呆了。


    “年轻人~~”又是那声音。


    少年快速的四处张望,并没有见到其他人影,就礼貌的向四周大声说道:“老伯,你在哪里,我看不到你啊?”


    “你骂谁老伯啊?”那声音又想起,“喂,小子敢无礼。”


     少年忽地转过头,满脸惊愕地望着面前的女孩,刚才的声音明明就是她发出来的,可是...少年大脑短路了...

 (未完待续......晚上继续在本贴延长剧情)

————————————分割线————————————

    接上面:

“对,就是我,怎么了?我说话很难听吗?”少女刚说完话听到山谷中的回音,脸刷地红了,一脸懊丧的样子,显然到现在才注意到自己的声音。


      “额~”少年这才把视线从女孩脸上收回来。
     “喔,好听,好听。”少年自己心里也一阵恶寒,莫名其妙的自己竟然说出这么违心的话来。“姑娘是何人?为什么会找到我并且给我讲这里关于神兵的事?”
   

“我是剑灵-轩辕兰,这把剑是我的床。”少女仿佛陷入了沉思,“可能是被困在这里久了,我嗓子出毛病了。我知道你叫张天觉,在我面前,你就想一个脱得光光的孩子,没有什么能瞒住我。”


    “......”张天觉感到自己真的仿佛脱光了站在寒风凛冽的草原上一样,那种感觉,太可怕了。
    “什么?原来传说的事是真的啊?”张天觉心跳的厉害,最近发生的太多的事让他感到惊奇,心脏就快承受不了了,尤其是剑灵的事,那可是半神的存在啊!他听别人说过,但并没有人把这个传说当回事,那只是茶余饭后的异想天开罢了。


    “恩,你并不是在做梦,我原是轩辕黄帝的胞妹,当年为了帮助黄帝哥哥战胜蚩尤,我按照古籍上的方法,用这把剑自刎,把自己的灵魂封印在此剑里,神兵出世,蚩尤大败,可是由于连成此剑的方法太逆天了,我在世界上的一切都消失了,被所有的人忘记,就连平时最疼我的黄帝哥哥也从来不记得有我的存在,可是我并不伤心,因为我帮了黄帝哥哥,帮他打败了蚩尤。”说着说着,轩辕兰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久远的时代,眼睛怔怔的望着前方。
    “那你现在为什么会在这里啊?”张天觉的思绪也仿佛随着轩辕兰的话语到了太古时代。


    “唔,我是后来飞过来的,不用这么惊讶,我已与这把剑融为一体,御剑之术不在话下。只不过...”
    “只不过怎么了?”
    “只不过飞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剑里的灵气耗尽了,然后我一觉就睡到现在了。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剑身裂缝了,可能是这个鬼地方瘴气太多,腐蚀了这把剑,我又没采取保护措施,所以你碰的时候,剑才会断,都怪你。剑断了,我没办法御剑了。”
    “......”
    “好了,既然现在你把剑给弄断了,就要把它修好,我先进去了,唉呀~显身一会儿就这么累,看来灵力越来越稀薄了。”刚说完,“嗖”的一声,红光一闪,轩辕兰就消失了。


    “恩,还是躺在床上舒服,虽然现在只有半张床,唉,听好了,去找你们这个时代最好的铸剑师,把这把剑接在一起。”


    “可是...”


    “可是,可是什么可是?我要睡觉了,不要打扰我了,记得去按我的做。”


    要知道,当世最顶级的铸剑师可是欧冶子老前辈,一般人是见不到他的,张天觉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竟然可以见到铸剑大师欧冶子欧老前辈。所以当轩辕兰交给他这个任务的时候,他第一个想法是根本不可能。

(未完待续...)

_____________________分割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但是,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这个女孩仿佛就不能拒绝,这使得张天觉连续几天茶不思,饭不想,搞得弟弟张天宇也头大了,这哥哥是怎么了?
   

      终于有一天,天宇开口了:“哥,到底怎么了?看你这几天闷闷的,有什么事能难得住大哥你吗?”
   

     “去,别贫嘴了,大人的事儿小孩子少操心。”张天觉知道自己的弟弟天天除了练习下轻功,没事尽往喧闹的地方去凑热乎,家里的钱没少被他挥霍。
   

    “哼~还小孩子,除了武功之外,你说我哪方面没有你懂得多?”天宇很不服气。“你还真别说,无论你给我说什么,看我有回答不出来的?”
   

     “那好,我就给你讲了,到时候别怪你自己无能为力哦。”张天觉嘴角一扬:“我想找当世顶级炼器师欧冶子帮我修一把剑。天宇,怎么样?你能帮我吗?”


    “......”天宇愣在当场。


    “我就知道,唉,弟弟啊,没办法啊,人家可是鼎鼎大名,德高望重的顶级炼器师啊。”张天觉叹了口气。


    “哥,你说啥,你再说一遍。我没有听错吧?”天宇惊呼道。


    “唉,好了,我知道弟弟你无能为力,哥也不会怪你的。啊?该干啥去干啥吧。”


    “不是,不是,我是说你刚才说欧冶子什么德高啊,大名鼎鼎什么的?”天宇有点结巴了。


    “恩,难道不是吗?”张天觉很奇怪弟弟今天怎么了。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竟然把欧冶子说的这么伟大啊,呵呵哈哈,笑破我肚皮了,估计欧冶子听到你这句话,他自己都挖个坑跳进去了。”天宇抱着肚子前仰后合的。


    “......”张天觉头冒黑线:“我说的可能和你说的不是一个人。”


    “就是那个在王城东南角里住的那个铸剑的,每天有好多人求他铸剑老头。我知道。”

“......你认识他。”张天觉心里有了一丝希望。


    “那老家伙现在忒堕落,也不知道怎么个回事,好像是被某个组织给强制雇佣了。现在特廉价。”天宇很轻蔑的说的。

“......这是真的?”张天觉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恩,可是哥你找他作甚?”天宇道。

 “我......”张天觉叹了口气,仿佛这口气驱散了这几天的焦虑一样,他的眼睛变得明亮了。

(未完待续......)

___________________丝线隔开______________________

接上(今天上午一直在上课,所以没有来得及更新,先在这里给大家道个歉了。)

“我一定要完成师父的遗愿!”张天觉眸子深处隐隐有雪花飘落。
    (十年前......)


    大雪纷飞,白皑皑的半山腰上屹立着一座山庄,山庄黑漆漆的大门正上方悬挂着一块古木匾,四个苍劲有力的朱红大字落在匾上:点苍剑盟


    平日山庄里总是传来整齐的呐喊声,操练声。可是今天,却显得异常的宁静。


   大雪依然在不停地下,下得愈来愈大,整座山被裹上了一层银妆。可是在满世界的白色里却有一点是那么的刺眼,红的刺眼,离近点,越来越多,连成了一条红色的河,河的尽头半跪着一个墨绿色的身影,用半截断剑撑着地。他的对面站着一个黑衣人。


  “燕南游,天魂佩在哪里?”黑衣人开口了,声音冰冷的仿佛鬼魂。


  “那可是天下第一的宝贝,我凭什么给你讲?”墨绿色的身影缓缓站了起来。


  “恩~?”黑衣人面色一寒:“你可知我是谁?”


  “不知。但阁下也不要欺人太甚了!”


  “听好了,老子大名汪王霸,是九尉组织的第一杀手!”


   燕南游身躯猛然一震,九尉乃是当今最大的组织,最初由9个绝世高手组成,本来只是维护天下太平,制约各国。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9名绝世高手相继死去后这个组织就变了质,世上只要有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都会不择手段得到。天下人摄于它的武力,却是敢怒不敢言。可是自己有天魂佩的事,他们怎么会知道,要知道自己炼制天魂佩几乎穷尽一生所藏宝贝,最后请铸剑大师欧冶子秘密炼制而成的。天下间只有自己和欧冶子两个人知道啊?难道是欧冶子?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不交出,我一把火点了这个破院子,从此点苍剑盟就从天下消失了,哈哈哈哈......”汪王霸的脸狂笑的极度扭曲。


    “等等,大人。”燕南游很明白自己压根斗不过这个庞大的组织,幸好一旦他们得到想要的东西后不会赶尽杀绝,不然他一把火烧了山庄,自己的爱徒也会被杀。“天觉,师父对不起你啊,以后就看你自己了。”刚才燕南游听到厮杀声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就把最疼爱也是最小的徒弟张天觉点了**,二话不说,直接扔进茅房门后了。


    “给,请大人大量,让一条生路给我们这些小门小派。”燕南游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块紫色的玉佩。


    “哼哼,这才像话,早给嘛。”汪王霸接过一块闪着淡紫色的玉佩,双眼死死盯住这块玉佩,兴奋的两眼泛红:“恩,这么冷的天气还这么烫,果然是宝贝,好了,这次我就饶了你们,记住这个小小的教训。”


    汪王霸把玉佩塞进怀里,一转身,消失了。


    “噢~”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燕南游拭去嘴角的血丝,一步一步慢慢朝山庄的茅房走去:“哼,咳咳,看他那表情,活像一头发情的**猪。可惜啊可惜,你得到的是假的。呵呵~咳。”


    天觉躺在茅房门后的地上正一个人发呆呢,突然听到外面师父的声音,感觉不对劲,师父怎么咳得这么厉害?但是自己**道被封,想说话也说不了,只能焦急的等师父过来了。


   “天觉啊,茅房的味道不好闻吧,为师对不住你啊,咳...咳。我现在也没有力气去解你的**道了,只有等6个时辰后你才能动,咳咳~”“哇~”又是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师父~~!!!”天觉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心里在怒吼,到底是谁,是谁把自己的师父伤成这个样子的?只可惜他叫不出来。


   “咳咳,乖徒儿~为师受了重伤,是被九尉组织的汪王霸所伤...咳咳”燕南游喘息了半天继续说道:“徒儿,过了今天,你一定要离开这里,到了外面一定要暗地里好好修炼,在外一定不要说你是点苍剑盟的人。还有你怀里有一块玉佩,你一定要保管好,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都不能知道这块玉佩的存在。”燕南游一气把该交代的说完了,看着徒儿的面容越来越模糊,突然他紧紧地拽住天觉的衣服,用最后一口气说了最后一句话,声音很轻却很清楚。


    张天觉永远忘不了那句话。

上一篇:最郁闷的五件武林秩事
下一篇:我的挨揍遭遇 武林英雄踢馆纷纷来

进入游戏